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八百零二章 被遗忘的人

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 作者:扬秋 更新时间:2019-05-07 23:01:33 源网站:999文学
  黎漱那里不用通知他,只需告知谨一,他就会把一切安排妥当。

  “幸好谨一已经好了。”

  “是啊!”蓝棠问,认识谨一这么多年,他身体一向很好,这次染病,她一把脉才知他是太过劳累所致。“不是说让他带了几个徒弟吗?怎么还是他自己一个在忙?”

  “那几个还小呢!能顶什么用?大一点的,略笨些,表舅就受不了了。”黎漱人聪明,学什么都快,甚至不用人教,他看一遍就会了,唯一他看几百遍还是学不会的,就是作菜,这个技能点没点亮,怎么学都白搭。

  谨一带徒弟,不会自然是手把手教,聪明的,一点就通,问题是,太聪明了他反倒怕人心术不正,教出个样子来,就把人给塞到鹰卫或鸽卫里去,再不济,还有很多铺子需要人手。

  笨的呢!他教一遍不会,教个十遍还是不会,谨一自己都烦了,就更别说在侧旁观的黎漱了,通常需要教到五遍的,他就已经打算把人打发出去了,更不用说教到十遍的了,所以可怜的谨一,只能凑合着用人,反正黎漱身边也没什么重要东西,真正重要的,他自己收着了,还有谨一帮带着,也就够了。

  所以到现在,谨一身边真正能派上用场帮上忙的,还是一个都没有。

  “这样不行,你得盯着才行。”蓝棠提醒她。

  黎浅浅点头应下,“我知道。”

  说话间就回到了她们住的屋子,屋里她们惯用的东西都已经收到箱笼去了,小件物什随身用品,则收在春江她们随身带着的箱子里。

  黎浅浅女红不行,不过鬼点子倒是多,把前世出门用的旅行包、收拾衣物的打包袋,一一画出来,让春江她们做出来,因为方便好用,所有人有样学样,打包行李时,倒是方便不少。

  这次跟着要进京吃喜酒的几位分舵主夫人看到了,也说好,还跟叶妈妈她们借了样子回去照做,前天刘二来跟黎浅浅说,有分舵主来找他,问能不能把这旅行包、打包袋做来卖。

  黎浅浅跟他直言,“这些东西好做,擅女红的,瞧一眼就会做,不用太多功夫,却都是琐碎费时的,纵使绣花,也不能把价提高多少,还不如卖它的花样子。”

  这年头,出门旅行的不多,出门办事的人虽不少,但多是男人,他们求方便,出门在外一切从简,那像女人们样样讲究精细活儿。

  卖旅行包、打包袋的花样子,不擅画的人就有福啦!只要照着样儿绣就成,做成了,在家收拾小物什就很好用。

  刘二一听也是,回去同那几个分舵主说,他们虽有些失望,不过教主说的也是,便和刘二商量,他们家的婆娘若想在自家铺子卖这旅行包的花样子,可行否?

  这不用问黎浅浅,刘二就能决定了,给他们肯定的答复后,几个人都很开心,可算完成老婆派的差事了。

  因为这旅行包和打包袋之便,春江她们早就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这时几个人凑在一起喝茶闲聊呢!

  见黎浅浅和蓝棠回来,忙起身相迎,刚要开口,黎浅浅就抬手示意她们安静,自己则作侧耳倾听状,众人一看,知菊院那边的人,大概又在说什么了。

  春江这几年内力练得不错,勉强跟得上黎浅浅,蓝棠和春寿大概是同一级别,云珠略胜她两一筹,杨柳几个则逊蓝棠与春寿。

  菊院那厢,宋渺渺的心腹正在跟她回报凤公子的消息。

  “确定了?无误吗?”宋渺渺问。

  “是,确定了,他们正朝京城去。”心腹管事媳妇道,“凤庄主的准岳父被陛下留在京中,凤庄主体谅未婚妻,便要求去往京城迎亲。”

  反正凤家庄任总舵就在京中,又是凤庄主兄弟长大的地方,在此迎新妇,再恰当不过。

  宋渺渺点头,好一会儿又道,“他们会在京城待多久?”

  “这可不好说。”心腹压低声音回答。

  宋渺渺叹气,“如果此事能成,高家那几个,怎么办?”

  她根本就不想带那几个死孩子回娘家的,偏偏她爹说,他们是被女婿带累的,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毁了,没了父母,没了祖父母,连叔伯也都一起完蛋,他们就剩她这么一个婶娘最亲近了,不带他们走,难道要留在老家任那些族人宰割?

  宋渺渺其实并不觉得有那么严重,奈何她爹这么想呢?

  真不怪宋二老爷这么说,女婿贪花好色,这他早有所闻,女儿要是把心思放他身上,早早把人收拢了,相信就算他惹出祸端来,她也早就发现得以防范了,但她没有,不但没有,她甚至在事情发生后撂挑子,这怎么行!

  女儿没想得太多,但宋二老爷不多不想想,庶子们已经成家生子,嫡子可还小着呢!女婿家这些侄子们个个都是习武的好苗子,小儿子若是能跟他们打好关系,日后这些人全是小儿子的帮手!

  至于高家的女孩们,等她们长大,为她们择一良婿就是,连嫁妆都不用他出,自有她们娘亲留下的嫁妆,还有他们父亲留下的财产呢!

  想想看,只消平日里花点心思,对他们好一些,日后的收获可不小。

  偏偏他那素来聪明的女儿却想撂挑子,把他们全甩给高家那些族人?真是傻啊!

  宋二老爷知道,女儿心心念念的都是凤家庄那个凤三公子,如今当家人之一的凤公子,可人家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

  当年她还没出阁,他就试探过了,若那小子对女儿有意,他又怎会把女儿嫁到高家去呢?只是没想到,女儿出嫁好些年头了,心里头还记挂着那混小子。

  这都是宋二太太从女儿身边侍候的人口中问来的,当爹的哪晓得这个啊!他连他老婆的心思都摸不着啊!要不也不会宠着王姨娘这么多年了。

  宋二太太觉着女儿女婿成亲多年,要真都没动静倒也还罢了,可问了之后才晓得,原来女儿和女婿并不怎么和睦,夫家公婆也对这小媳妇颇有微词。

  小儿子成日不着家,公婆又不眼瞎,怎么看不出来,小儿子因和妻子不和睦,所以才成天往外跑,在父母的眼中,儿子再怎么不成器那也是样样皆好,挑不出个坏字来的。

  反正千错万错,自家孩子都没错,全是别人带坏了他。

  高谦宜在外拈花惹草,高家人不会说他不对,只会怪他的妻子没把人拢在家,成天往外跑。

  高家人只道小夫妻两不和,兴许是性子不和吧!只宋渺渺身边侍候的才晓得,自家小姐心里有人,所以才不愿和姑爷亲近,人好不容易回来,对妻子示好却被当头泼了盆冷水,任是谁都受不了吧?

  这才是宋渺渺生完女儿后,就此再无动静的主要原因。

  宋二太太问明白了,却也已经迟了,女婿已经死了,女儿怕是这辈子都没儿子的命了吧?

  这两口子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宋渺渺竟然想再嫁,且再嫁的对象就是凤公子。

  心腹管事媳妇想了想道,“若此事能成,小姐大可把他们带去凤家庄啊!如此就不怕小小姐在新家受人欺凌,等您生下儿子之后,也不愁小少爷没人帮衬了。”

  宋渺渺深表同意,又道,“凤家庄家大业大,日后小姐肯定不能只生一子,兄弟齐心其力断金,可小小姐是他们亲姐,他们可不能因异姓就不把她放在心上。”

  “他们敢。”宋渺渺厉声斥道,心腹管事媳妇又说道,“初嫁从父,再嫁从己,您若心意已决,就别再耽搁了,这回再嫁,您得把陪房带齐了,毕竟凤家庄离宋城老远,若之后想再招人过去,怕是不太容易。”

  “这我明白。”宋渺渺嫁过一回了,知道心腹管事媳妇的话为真,当初为了不越过上头几个嫂子,所以她娘在给她的陪嫁上绞尽了脑汁,又在陪房的人数上斟酌许久。

  最后定下的人实在太少,原想反正离宋城很近,缺人的话,再从娘家叫过来就是,谁知到了高家,发现自己人手不足,再想从娘家找人过来时,就被几个嫂嫂群起攻击,最后只得草草同意让婆婆安排人手给她,于是她的嫁妆铺子被安插了婆婆的人,赚多少钱,全瞒不过婆婆。

  都嫁人了,婆婆却要插手管她的嫁妆?这是什么道理?

  道理很简单啊!高太太担心小儿子钱不够花用,时常拿体己贴补,可他成家了,再这么贴补,何时是个头?既已有妻,他缺钱花用了,自当做妻子的贴补他嘛!

  不过高太太也知,叫媳妇贴补儿子花用不地道,又怕儿媳小气不肯出钱,就想要拿捏着她。

  宋渺渺夫妻之间的裂缝之所以越来越大,高太太也不是没有功劳。

  自己的钱尚觉不够花用,还要贴补丈夫让他用她的钱去外头花天酒地?宋渺渺这头的陪房们都替她觉得不值,所以才会提醒她,要再嫁人,可千万别再犯一样的错误。

  心腹管事媳妇也有私心在,她一家跟着宋渺渺出嫁,确实捞了不少油水,但公婆和大伯子、大姑子还在宋家当差,知她有油水,都想要分一杯羮,可落到肚子里的,她一点都不想要吐出来,分给他们好处。

  既如此,索性把一家子全拉过来,给宋渺渺作陪房算了,听说凤家庄家大业大,他们跟过去之后,油水肯定要比在高家时丰厚。

  黎浅浅她们听得都笑了,这位宋小姐的脑子是怎么想的?

  她初嫁前,凤公子都对她无意了,怎么可能在她守寡之后,对她起心思呢?连八字都没一撇的事,这主仆二人就已经在为嫁妆陪房一事伤脑筋了,相比之下,那个就差订亲的正牌凤公子未婚妻黎浅浅,似乎就太过轻松愉快了?!

  黎浅浅被春江她们看得老脸一红,讪笑道,“那,我还在孝期呢!急什么?婚又还没订。”

  “您可以先想想啊?”

  “想什么啊!”黎浅浅有点恼羞成怒了,“八字都没一撇,瞎着急啥?”再说了,算她出嫁,瑞瑶教教主也还是她啊!难道能因为她嫁人了,教主就能换人当了?

  更何况她上有父兄、师父表舅在,嫁妆的事,轮得到她发愁吗?

  想太多。

  菊院那厢,对宋渺渺再嫁一事,有想法的人其实还真不少,宋二老爷夫妻就是其一,宋渺渺还年轻,又只生了一个女儿,他们夫妻自是不愿女儿年纪轻轻就这么单着,再说了,嫡子还小,女儿若是再嫁,嫁个有权有势的丈夫,日后也好帮衬儿子。

  而宋渺渺的两个庶嫂则想为娘家兄弟添一帮助,宋渺渺虽行二,实为大小姐,嫁资最丰,就算是再嫁之身又如何,她人漂亮又有财,嫁为人妇后,能不为婆家出力吗?

  有这么一个姑姑兼舅娘在,还愁自家儿女日后没人帮衬吗?

  只要她嫁到自己娘家去,将来宋家由谁当家,可就不一定是嫡子了!

  庶兄弟则是想把嫡妹嫁到姨娘娘家去,王家本就是贫家,全靠王姨娘贴补方有今日荣景,王姨娘去了,他们兄弟两日后的日子如何还在未定之数,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两不可能像王姨娘还在世时,对舅舅和外祖母出手那么大方了。

  但要是把宋渺渺嫁到王家去,他们日后便不必再贴补王家,说不定还能从王家那里得到好处!毕竟宋渺渺的嫁妆实在太丰厚了!就算日后分家,他们兄弟两加在一起分到的家产,可能都不到宋渺渺嫁妆的十分之一,怎不叫人眼红呢?

  宋渺渺的嫁妆之所以这么丰厚,除了公中的份例,还有宋二老爷的贴补,以及宋二太太的嫁妆,因为长姐的死太过突然,宋二太太便把应给长女的嫁妆,也给了宋渺渺,公中的份例也是如此。

  王姨娘大概也想不到,自己当初一时失手弄死了宋大小姐,却让宋渺渺得了便宜,她女儿宋翩翩丝毫讨不着好。

  宋渺渺虽有所怀疑,却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在知道王姨娘对弟弟出手后,她才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整掉王姨娘。

  庶子兄弟两隐约知晓,唯一知道真相的,就剩宋翩翩了。

  她对宋渺渺是又恨又妒,觉得她姨娘枉做小人,一切好处都被宋渺渺给得了去,她们母女两却整天担心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现在她姨娘死了,宋渺渺因为嫁妆丰厚成了香饽饽,都没人注意到,她年纪已不小了,该订亲了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之教主难为,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穿越之教主难为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