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七百五十六章 迎刃而解

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 作者:扬秋 更新时间:2019-05-07 23:01:33 源网站:999文学
  因从蒋家搜来的书信文件太多,又接近封笔的时间了,所以知府衙门天天加班整理,由于案件牵扯到附近州府中未结的重案,知府大人眼看忙不过来,只得派人前往相关州府借人过来帮忙。

  接到通知的州府中,有人是欣然派人前来,不过也有人不怎么乐意,想想看,自己地盘上未结的重案,犯人竟然被水澜城的知府给抓了?皇上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认为他们太无能啊?

  这么一想,就觉得水澜城的知府管太多,手伸得太长了。

  只是人家都派人来请求支持了,他们要真不派人来帮忙,回头那家伙往皇帝面前告上一状,他们这些破不了案的,就只有等着被削的份了!

  在官场上混的,就没有傻子,心里头再不高兴,脸上还是得露出笑容来,装也要装出一幅欣然同意的样子来。

  蒋家的姻亲故旧众多遍布各地,得知蒋老太爷竟被牵扯进灭门悬案中,大家都傻了,纷纷派人前往蒋家求证,一时间蒋家宾客往来众多,虽然蒋家人否认,但谁看不出来有问题,再说了,若真没关系,蒋老太太病得要死不活的,蒋老太爷怎么都没露脸?

  众人猜测纷纭,只蒋家人什么都不说,他们也没辙,只是当中有两家才跟蒋家订亲的人家见状,便兴起了退婚之意,其中一家因拗不过儿子喜欢蒋家姑娘,勉强答应不退婚,另一家则是直言自家闺女体弱,前些日子受了风寒,便一直卧病在床,也不知何时会痊愈,为不耽误准女婿,只能含泪退婚。

  没有给蒋四老爷和蒋四太太有反应的机会,退还了婚书,以及当初给女方的礼,人就跑了,只留下媒人等着拿回女方的婚书及信物。

  蒋四老爷还有些怔,蒋四太太的心腹嬷嬷已反应过来,把女方的东西还给了媒人,还没来得及给赏银,对方拔腿就跑,好像蒋家是洪水猛兽一般,避之唯恐不及的逃走了。

  蒋四太太反应过来后,气得直跳脚,只是此时再破口大骂又有何用?

  有了其他知府、知县派来支持的人帮忙后,知府大人如虎添翼,处理事情来更加得心应手,很快就把从蒋家搜罗来的文件、书信给整理出来了。

  几位大人看了之后,都有些怔,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身为乡绅的蒋老太爷究竟是怎么和靖亲王有交集的。

  一个是甚少出京,一个自小就没怎么出过远门,他们是在那里认识的?蒋老太爷怎么会为靖亲王做事?他们之间是怎么联系的?

  一连串的问题莹绕心头,搅得大伙儿睡不好,索性就一起去了牢里,审问蒋老太爷。

  蒋老太爷如今早已不复之前样貌,他曾重重扑倒在地,摔掉了牙,脸上还有淤伤,牢里不可能给他梳洗,因此曾经打理的水滑光亮的美髯,现在都打结成团,还有食物的渣渣残留其中,他被抓进来时,身上穿的宝蓝团寿纹锦袍,早就绉成团。

  他眼下的形象,早已没了那光鲜体面,阶下囚,能有多体面?几位大人们也不在乎他身上脏乱难闻,命狱卒搬来桌椅,几位大人团团坐下,让人把蒋老太爷叫醒。

  接下来便是连串的问题轰炸,蒋老太爷本已入睡,突然被叫起,任谁脾气都会不好,不过向来稍有不顺遂就大发雷霆的蒋老太爷,如今已不敢随便发脾气了。

  这是在牢里,可不是在蒋家。

  面对诸位大人的问题,他只有老实回答的份儿,只是之前受了伤,年纪老大,又是被人从梦中吵起来的,回话时颠三倒四的,声音还有些含糊,回的什么东西,坐在牢房外的几位大人们根本听不清,还是坐在蒋老太爷身边的大哥帮着回话,外头的人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混迹其中的鸽卫很是机灵的,不时上热茶给几位大人们暖手,让大人们对这个看起来有点呆,其实很机灵的狱卒很是欣赏。

  这么会来事的一个人,怎么会待在牢里当差?有如此本事的,早就爬上去了!几位大人纷纷看向水澜城知府,这位王知府笑,“这小子才来,听说是家里的老小,自小就是机灵嘴甜的,他家里看他大了,觉得不能让他老在家游手好闲,才把他补进来,可正逢年底,别处没什么好缺,就先让进牢里来当差,好歹不必出去吹寒风。”

  众人一听都笑了,家里长辈疼孩子是这样子的,他们家长辈不也是如此,几位大人就闲聊开了,蒋老太爷此时已慢慢清醒过来,看到牢房外几位大人,心头一悚,这是什么阵仗啊!

  大半夜的这些贵人不睡觉,跑到他牢房外头来闲聊话家常?

  还是鸽卫适时提醒了几位大人,您几位要审就快,可别把犯人审出毛病来,眼下天寒地冻的,别以为在牢里吹不到寒风就不冷啊!这间牢房盖在地底下,本就阴凉,时值隆冬,这阴寒指数又更加高几分,牢里的犯人可没有厚褥御寒,夜深露重的,还要应付大人们的审问,可别没两天就扛不过去一病呜呼!

  他们这些狱卒可是得吃挂落的。

  连着几天夜审,几位大人们很满意蒋老太爷的回答。

  蒋老太爷每回从睡梦中被吵醒,会有一段时间不甚清醒,这时的他对所有的问题,几乎都是直觉反应,也最真实,但等他慢慢清醒过来,他已不记得之前的回答,对问题也会有所排拒,这时再问他,他的回答就得打折扣了。

  不过好在他年纪大了,从被吵醒到清醒,差不多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也够他们问话了。

  黎大老爷这头与衙门也有相熟的人,没几天就把问话的内容都弄到手了,看过内容后,他不由一惊,抓着这些东西就直奔温泉客栈找黎浅浅,不过丫鬟们说,教主和凤公子在说话,他只得先去见刘二。

  刘二看到他来,顺手将正在看的文件,用其他文件盖上,笑脸迎人的站起来道,“大老爷怎么来了?”

  “你看看,这个。”

  说着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刘二,刘二一看,乐了,这不是他刚刚在看的东西吗?不过记载的不如他家鸽卫写的清楚,一目十行看完后,他递还给黎大老爷。问,“大老爷是打那儿弄来的?这东西可不好流出去,得小心些。”

  “我知道,我是跟衙门的捕头相熟,他知道蒋老太爷是我舅,怕我家被他连累,所以才特地弄出来给我瞧瞧,看看有没有把我家扯进去。”

  刘二闻言笑了,“大老爷可真是交了个好朋友。”

  “那是。”黎大老爷轻叹,“高捕头自小就是个聪明讲义气的,自他爹过世后便家道中落,为了生计,才不得不去衙门当捕快,不过他也厉害,在知县衙门里当差没几年,就因为做事认真,被高升的县令带着,一道去了任上,周周转转回了水澜城来,已经从县衙的捕快,转到知府衙门当捕头了。”

  刘二点头,这位高捕头他听说过,是个能人,跟在王知府身边做事,办了不少差事,身手也不错,似乎是什么武学名门出身的,倒是没想到,他竟和黎大老爷是发小。

  “听说那个大哥,就是那个叫古春的,是少林俗家子弟,他的身手很好?”刘二问,“当初逮人的时候,肯定是这位高捕头逮着他的吧?”

  “虽是他领人去抓的,不过听他说,大哥他们似乎都被人下了药,他原本还以为能跟古春对打的,可惜古春的内力不济,跟他打没两下就趴了。”

  “是吗?”刘二打了个哈哈,他们当时确实是在茶水里下了药,不过古春的同伴们似乎是把这笔帐,记在了蒋老太爷身上。

  能够不动声色,把人给拿下,真是再好不过了。

  刘二他们才不在乎,外人知不知道他们的功劳,只要教主知道就成。

  “这几桩灭门血案,真是蒋老太爷让人去做的?”

  “本来证据就不是很充足,不过他自个儿都招了,虽说是靖亲王那头下的命令,可是他是执行人,所以……”而且也还不知皇帝对兄长一家是何态度,因此知府大人他们,还不知要如何判蒋老太爷的罪。

  黎大老爷叹气,不管皇帝对靖亲王一家是什么态度,对蒋老太爷大概都没什么影响,因为他自己都招了,是他派人去执行这几桩血案的,杀人偿命,这么多条人命,与他无冤无仇,他就这样让人杀他们全家,连襁褓中的幼儿都不放过,心狠手辣的程度令人咋舌。

  别说旁人了,就是他这做了蒋老太爷几十年外甥的人,都不敢相信,那个和蔼可亲的老人,竟然有这么残忍的一面!?

  不过再细想想,其实也不应该这么惊讶,因为他老人家对他们两兄弟不也一样很狠吗?他们还在孝期,他就设计他们兄弟两个与人苟且,亏得他们兄弟运气好,躲过去了,否则叫他们兄弟两个如何抬得起头做人?

  园子里八角亭,因八面门扇都关上了,所以虽在湖边,倒也不觉得冷,黎浅浅和凤公子正在看刘二送过来的消息,这是潜在牢房中的鸽卫送来的。

  凤公子看完后,道,“其实我还蛮怀疑,那几桩灭门血案,真都是靖亲王的人授意的?”

  “咦?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看这时间,还有这些人,你不觉得像是有人在挟怨报复吗?因为对方跟他们抢生意?”凤公子顿了下,伸手倒了两杯热茶,一杯给黎浅浅,然后才把自己这杯拿起来抿了一口。

  黎浅浅本来还没注意,不过经他这么一说,才发现时间确实有些问题,“从这些人家与人起冲突,到被灭门,这点时间似乎只够把消息送回京里,却不够靖亲王府让人送信回水澜城。”

  “说不定,这下令让蒋老太爷派人去杀人的,不过是靖亲王府派来和他接头的人罢了!根本就不是靖亲王或靖亲王妃母子下的命令。”

  可那又怎样?在蒋老太爷眼里看来,都是靖亲王下的命令,他可不知靖亲王早已颓废多年,当年与他相识的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早已不复存在,现在的靖亲王早就因酒色淘空了身体,还因双足皆残,成了行动不便之人,没人帮忙抬着,他那里也去不了,就更别说到水澜城来了。

  “不过靖亲王世子、世子妃和亲王妃,都有亲信或亲人从这些案子里获利,所以要说他们不知情,应该也只有事前吧?事后应该都晓得了。”

  “也许吧!”凤公子面上表情有些复杂,“这倒让我想起来,我们凤家庄分层许可证管理,应该不会出这种事情吧?”要知道,就算是在凤家庄里当杂役的,也都身怀武功,也许不怎么强,但跟孔武有力的市井混混相比,也都还能扛得住,他们若像给靖亲王当接头人的那人一样存有私心,所造成的伤害绝对会比那人给靖亲王带来的危害,要强上数十倍以上。

  “所以才要时时留心,最好再设个监察类的单位,他们平日就是走访各地分舵,看看有没有人存私心,意图危害凤家庄。”黎浅浅拍拍他的手。

  “其实我们瑞瑶教以前设立护法,就是让他们做这样的事,不过后来他们的心思歪了,本要监察别人的人,却反了过来,成为存私心意图用瑞瑶教的公中,来满足他们的私欲。”

  凤公子静静的看着她,等她说完,才道,“这些人不代表所有的人,你可别因为这些人存有私心,就把所有的护法全算进去了。”

  黎浅浅笑着斜睨他,“你说的是,不过,我们那些护法们,还真的全都有私心,瑞瑶教在这方面,其实也有不足之处,因为,不止长老,就连护法,也都是父传子子传孙,这么一代代传下来的,除非前一任护法或长老无子女可继承,否则几乎全都按照这个模式传下来的。”

  凤公子想了下问,“这该不会是因为,创教教主是前朝贤太子的儿子之故吧?”换句话说,瑞瑶教其实就是创教教主的私产建立起来的,就像是他家的产业一样,父死子继,因为教主是这样传承下来的,所以长老和护法等职位,也都照这个例比照办理。

  “应该吧!”黎浅浅道,“不过这样做,其实不太好,虽然说如此一来,很多传承才能延续下来,但也因为如此,很容易让这些人依老卖老欺凌幼主。”

  曾经的大长老便是如此,二长老虽未逼迫黎漱,但因大长老忙着和黎漱这位幼主斗法,让他有机可趁,捞了不少公中的钱财,做为自家私产,还有三长老,此人的做为也很可议。

  看起来,他似乎是为妻女之故,才会迁居离开总舵,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的行为也有意图逼迫黎漱娶他女儿,否则他这个长老就不干事。

  四长老与黎漱一起长大,交情不同,他是一路帮着黎漱撑过来的,只可惜,娶的老婆跟他不同心。

  “回头我得和大哥他们好好商议一番,看看有没有办法,避免我们的人犯下和那个接头人一样的错。”

  黎浅浅本想纠正他,还不确知是不是那个接头人有问题呢!不过再想想,不管那人有没有问题,都和凤公子想做的事没关系,她也就随他去了。

  “不过这个接头人会是谁呢?”

  “谁晓得?”

  第一代接头人早在靖亲王出事时就遭了难,后来补上来的接头人,则是个富商,借与蒋老太爷做生意之便,传递消息给他,就连第一批江湖人也是由他带来,交给蒋老太爷安置的。

  不过这个人似乎手脚不是很干净,后来被靖亲王妃给处置了。

  第三代接头人的身份就很神秘了,因为蒋老太爷说到他的时候,态度很是奇特,似乎处处都在维护对方,并不想对他们坦白相告。

  王知府对此人很感兴趣,总觉得只要搞清楚此人的身份,就有很多问题可以迎刃而解。

  然而他们试过不少法子,但蒋老太爷就算刚从睡梦中被吵起来,一问到这个问题时,防备就特别深,几乎就等于在告诉大家,这个人的身份有问题,只是他们迟迟无法突破蒋老太爷的心防,问不出此人的真实身份!

  其他人不知王知府在纠结什么,蒋老太爷供出来的东西已经很多了,多到砍蒋老太爷几次头都不为过啦!他还在纠结那个接头人干么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之教主难为,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穿越之教主难为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