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灵行传 第911章 失落之于天原 (十四)

小说:光灵行传 作者:雷文D维克萨斯 更新时间:2018-02-01 12:46:21 源网站:三七中文
  第911章 失落之于天原 (十四)

  (算了吧汪!放弃吧汪!)

  (只是个游戏而已汪!)

  (反正死了也会在永恒祭坛里复活的,你这么努力干什么汪?!)

  "为了生存,你到底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吗?"父亲的声音仍然在哈斯基的脑海里萦绕。¢£,一声接着一声,质问着犬人少年。

  如果这不是游戏,如果这是现实的话,你这次不就是彻底的完了吗?

  人生,真的可能有第二次机会吗?

  为了生存,你到底尽过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吗?!

  在无数次近乎于拷问的质问之中,哈斯基的眼角渗出泪水。

  "爸比---"他哭诉着。他看到的只是绝望与痛苦。

  "我没有你这种不守承诺的儿子。"他似乎能够听见幻觉之中父亲的斥责。

  "不------!!!!!"

  最终,哈斯基再次挣扎了起来。

  啪啦啦啦啦啦啦啦!他能听见自己手臂上的异响。那是他连续动战技[臂力爆],过度的使用力量,让手臂的肌肉不断撕裂,而产生的响声!

  但是,他也接着动了[自愈强化],以惊人的细胞活性治疗着自己刚撕裂出的伤口!

  破坏与再生,在一秒钟里重复了上百上千次!

  剩余的七[臂力爆]与五[自愈强化],在极短时间内连续动的效果,就是让哈斯基麻痹的身体再次动了起来!

  原因再简单不过,他的身体不过是在连续的破坏与愈合之中对红色毒雾的催眠效果产生出抗体,让麻痹催眠无效化而已!

  当然,哈斯基自己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多,他只是把自己剩下的能力都耗光,拼命地做自己最后的一次挣扎而已!

  麻痹几乎不再束缚犬人少年,他的手臂能活动起来了![臂力爆]还剩下最后两,它们马上就会消耗完毕!

  必须找到从这里出去的方法,马上!!

  哈斯基不顾一切地抓向怪物的胃臂,想用自己的爪子撕开灰雾龙的内在!

  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怪物的胃壁又粘又滑,几乎能够卸开一切攻击,不论那攻击多强力!

  而且,现在以"人类"身份进行游戏的哈斯基,根本不具备他原本那犬人族的狗爪子!以人类的指甲绝对不可能抓穿龙的胃壁!

  又一[臂力爆]被消耗掉,哈斯基只剩下一[臂力爆]能用了!如果连这最后的战技也耗光,他就真的变成动弹不得了!!

  努力挣扎的尽头,难道真的只是绝望吗?

  难道真的没有一丝希望,只能等死吗?!

  就在此时,哈斯基乱抓乱挥的双臂,偶然抓住了什么!

  **,冷如冰。∮,是柄?

  是某种武器的柄!剑柄!!

  已经没有时间多想了!哈斯基抓住那个剑柄就砍了出去!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银光一闪,划过怪物的胃壁。

  然后,哈斯基感到全身乏力,这次是真的最后挣扎了,他再也无力动弹了。

  几乎是被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所牵扯着,犬人少年跟随着怪物的胃液,朝着某个方向流去。

  已经没有希望了,哈斯基心想。接下来他就要被巨龙从胃袋送进肠子里,很快就会完全溶解在胃液和肠液之中,被怪物吸收掉!

  更大的黑暗包围了哈斯基,他只觉得自己被强大的水流(胃液)带走,通过了某种洞口。

  啪哒!全身**的他,却跌在了地上。

  "嗯?!"哈斯基微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狂涌的巨龙的胃液,在黑暗的山洞中四处扩散。

  这些粘稠的物质在地面上平铺开来,缓慢而确实地腐蚀着石灰岩的地面,出轻微的滋滋声。

  犬人少年在最后的挣扎之中,靠那一下挥剑,真的割开了灰雾龙的胃部,甚至剖开了巨龙的肚子,逃出来了!

  犬人少年轻轻扭头一看,才现自己手中握住的那个"剑柄",其实是一把锋利得出凛冽寒光的宝剑!

  估计是某位倒霉的骑士遗失在巨龙腹中的东西,这把宝剑在长久的时间里却完全没有被怪物的胃液腐蚀,依然锋锐如新!

  多亏了这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哈斯基才得以逃出生天!

  "吼呜---"一旁倒在地上,小脑已经被破坏的灰雾龙,出了痛苦的低吟。

  它眼看自己被破腹,就连死前对哈斯基的报复都失败了,马上就绝望地合上了眼。

  碰!巨龙死了,道具爆了一地。

  它的催眠效果,甚至遮蔽光芒的效果都同时消失。山洞变得稍微明亮了一点,而倒在不远处的哈尔和卡尔文也现自己能动弹了。

  "哈,哈斯基喵!"豹人少年一爬起来,马上担心地冲过来察看同伴的伤势。∏∈,

  "嘿,嘿嘿..."哈斯基依旧躺在原地,出一阵傻笑,吃力地挪出一只手,举起手指,做了个 [胜利] 的手势。

  哈尔不顾一切地抱住了他的朋友,出轻微的啜泣之声:"哈斯基...!你没事就太好了喵!"

  没想到鱼人王子也已经来到了犬人少年的身后,趁机抱住哈斯基的狗尾:"尾巴!你没事就太好了!"

  "呃!"这个破坏气氛的家伙,让豹人少年马上不好意思地推开了他的小伙伴。

  哈斯基苦笑着,揉了揉手臂。最后一[自愈强化]的效果还没有完全过去,犬人少年伤痕累累的身体还在恢复中,不过他能明显感觉到身体的疲累,四肢犹如灌了铅般沉重不堪。

  "所以...我们把龙灭掉了汪。太好了汪!我们走吧,哈斯基累得半死了,好想马上回城休息汪。"

  "对,我们回去吧喵。"哈尔还在不断捡着地上的道具,这是灰雾龙掉落的道具,其中一定不乏珍奇贵重的素材吧。

  "要回去得沿着进来的路走啊。"卡尔文的眼珠子狡猾地转着,似乎在打量着哈斯基的身体状况:"小狗狗,你的战技该不会都用光了吧?"

  被这样一问,犬人少年傻眼了。

  刚才,他为了从龙腹中逃生,不顾一切地动战技。[自愈强化]自不用说,就连[臂力爆]也一不剩地全部打光了。

  如果没有记错,他们来时的道路是被卡尔文制造的大冰块封起来了,为了阻止野狼们的进入。

  那块大冰被制造得如此牢固,不用 [臂力爆] 把大冰块砸开的话,少年们根本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山洞!

  ------也就是说,他们被困住了?!

  同一时间,东非高原,维多利亚湖附近。

  "呜嗯..."用水清洗伤口的时候,帕拉米迪斯出一阵低声的哼哼。血水顺着他的双腿渗下,沿着飞船甲板上的空隙,往地面上低落。

  "老爸,这样没有问题喵?"赛格莱德看着父亲腿上的伤口,担忧地问。

  那些刺穿的伤口是豹人战士刚才和尼罗巨蚌对打时留下的。它们皮开肉绽,几乎能看见下面的森森白骨。但帕拉米迪斯的身体最优先修复了大形血管以止血,那些尚未完全修复的毛细管和肌肉组织,现在正以缓慢的度愈合着。

  "没问题,马上就会好起来的,啊哈哈哈。"在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以及伤口再生时肿胀痕痒的折磨之中,帕拉米迪斯逞强地笑着。

  他的腿伤愈合度比预期中的慢-------本来,对于有强大自愈能力的翠绿骑士而言,这种伤口很快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大概是连日来的操劳,以及刚才大战过度虚耗的缘故吧,伤口恢复得慢了几倍。恢复得这么慢反而是异常的事情了。

  "真希望有多带点药上路喵。"帕拉米迪斯的大儿子赛费尔也担忧地道,"这样下去伤口会感染的喵。"

  "不会啦,你们少担心。"大猫略烦厌地推开两个罗唆的儿子:"在到达目的地以前它就会完全愈合上,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对..."贝迪维尔转过头来,看着远处的山脉。

  穿过了维多利亚湖,就要进入吉力马扎罗的山脉地带。这才是这段旅程最后的难点。

  而且,很显然,光凭飞船目前提供的,不太靠谱的反重力,很难在那种高低不平的地带里顺利行进。

  结果还是需要用到[那个]。

  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狼人还是开口问道:"帕拉米迪斯......还有保罗教授,可以请你们脱裤子吗?"

  "噗!"艾尔伯特爆出一声尖笑,那是他努力忍住笑却又最终失败的结果。笑得十分难听。

  "哦噢!"精灵少女香奈儿马上就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噢,小贝迪------"豹人战士也斜眼看着贝迪维尔,邪恶地笑着:"大白天的,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问我这个---没想到你是这么开放的人啊!"

  青筋瞬即从狼人的额头上冒出:"你在胡说些什么?!------你们挂在腰间遮羞的那块布,其实是我们的热气球!你们要么脱下来让船飞,要么就这样看着船撞在山崖上!你们自己选吧!!"

  "噢,原来如此!"帕拉米迪斯当然知道。虽然知道,但他还是故作不知,就是为了拖延下去而已。毕竟他里面只穿了一个裤衩,要在众人面前把这块遮羞布扯下来,还是十分尴尬的。

  "那个...我们就不能用别的东西代替热气球吗?"死要面子的大猫还在赖皮。

  "老爸------考试快要迟到了喵。"赛费尔白了帕拉米迪斯一眼。

  "不用害羞嘛,这里几乎都是男人---"赛格莱德也冷笑道,同时扫了香奈儿一眼:"我想,情况所逼,香奈儿小姐也不会太介意的喵。"

  "你们---"豹人战士脸色铁青,看着他的两个儿子。而赛费尔和赛格莱德正在坏笑着。

  "---你就将就一下吧喵!""我们不客气了喵!"两名豹人青年一起扑了上来,动手扯他们老爸的裤子。

  "哇啊------我我我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精灵少女闭上眼睛,脸蛋通红地叫道。

  在三父子扭打成一团的时候,帕拉米迪斯挣扎着喊道:"你们这两个不肖子!哪有儿子主动来脱父亲裤子的!住手,快,快住手!谁来帮帮忙!"

  "你活该。"贝迪维尔摇着头,冷眼旁观。

  "到手了喵!"赛格莱德递给贝迪维尔一快布,正是用来遮住帕拉米迪斯裤裆的降落伞布:"快起动热气球,迟了他又要抢回去了喵!"

  "这边也到手了喵------咦?"赛费尔疑惑地看着手中的那块布,但那是帕拉米迪斯的裤衩。

  "你们这两个臭小子!"豹人战士被儿子压在船的夹板上,屁股朝天,满脸通红,哭笑不得:"我算是白养你们这么多年了!"

  "嗯呼呼呼呼呼呼呼......"狼人几乎没有笑抽,他拿过降落伞布,在石碗上系好,再点燃了石碗里的火种。

  "这边也好了。"艾尔伯特正从保罗教授那里取回另一只热气球,点了火。

  (保罗教授缩在一旁不作声,似乎是落下了不好的回忆。)

  "嗯呜呜呜呜......真讨厌啊。"帕拉米迪斯夺回自己的裤衩穿上,至少让自己不至于光着屁股。他看着两只在热力之中不断膨胀的热气球,不禁又白了狼人一眼。

  "别看我。队伍里的物资越来越少,和我没有关系。"狼人郁闷地反驳道。

  布料是消耗得最多最快的资源,他们一路上用布料制作各种绳子,背包,器具,最后几乎连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撕开用上了。

  整个队伍几乎都衣衫褴褛的,除了香奈儿还穿着整齐的衣服,其余的男人们个个穿得像个野人。

  哦不,还有一个人。

  "你们先缠上这个吧,我的朋友。"索拉尔不忍心看见帕拉米迪斯和保罗教授没裤子穿,用刀把自己的衣服分割成三块布,把其中两块平分给豹人战士和老教授了。

  "真的吗?"帕拉米迪斯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魔剑士索拉尔。

  于是队伍里的男人们真的全部穿得像个野人了,个个只有一块布料围在腰间。在一群精壮的男人堆里,香奈儿不禁满脸通红,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没必要对他们这么好。"贝迪维尔朝索拉尔瞪了一眼,恶狠狠地说,他的怒气几乎是冲着帕拉米迪斯而释放的。

  而索拉尔则一脸泰然自若地耸了耸肩,表示毫不在意。

  "哼哼哼,你不懂,小贝迪。"帕拉米迪斯把那块布缠在腰间,至少遮住了重要部位,虽然他看上去仍然像个野人:"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

  "而你绝对不在其中之列,呵呵。"贝迪维尔哼道,开始操作起光子反射镜,让飞船继续前进。

  船在热气球的额外浮力之下飞起来了,升浮到大约离地面一百英尺高。

  它轻易地越过了面前的山崖,朝着这段路最后,却又是最复杂难行的山脉地带前进。

  穿过了这片延绵十数公里的山脉,就会到达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地------吉力马扎罗火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光灵行传,光灵行传最新章节,光灵行传 三七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